Quatorze's 关于「金锁记」。

Quatorze's

❤ 生活簡單,就好。






嘿!嘿!嘿!;起始於2010-12-25。



关于「金锁记」。

2010/11/04 11:18

我同情曹七巧,却不恨。
也许是自己性格的缘故,容易原谅,或者是因为那是作品里的人物。
只是感慨,曹七巧的一生是彻头彻尾的悲剧。
这悲剧让人看着会心疼。她到底是心理变态了么?


曹七巧是极度没有安全感的。
她有爱,却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去表达更好,更是害怕别人会利用了自己的爱。
她的无从表达有部分是社会造成的。
她爱的人,让她带着希望迈进姜家的大门。
又让她在这座宅子里压抑着,压抑到后来扭曲了她原本的活泼单纯。


曹七巧爱钱,是假的。
她只是需要那份存在的安全感。钱能给她这些。
她觉得所有的人都是靠不住的,爱情、亲情皆是如此的。
无路可逃的时候,由金钱造起的深宅收容了她。
但这样子一来,她便也逃不出了。


她太记得别人的不是。其实她很脆弱,一句话就能伤到她。
只不过后来她练就了只允许自己伤害别人的本事。
她选择了报复这个世界。
她看得太清楚,继而变得锋利。成了刺猬,成了人人据而远之的对象。
她用这种锋利,撑起自己表面的强大。
唾骂、指责、无理取闹,又被封建与新潮打搅着。
我有时甚至觉得,她很勇敢。


她是病了,可是又有谁真的去理会她的感受?
我很难想象一个人已经到了连原本应该最爱的人都忍心伤害的地步。
只因为她也是重伤者。
曹七巧的悲剧是个人的悲剧,也是那个时代社会悲剧的缩影吧。


我最觉得可惜的,是长安和童世舫的感情。
我知道长安对他是真的喜欢。可是最后她还是从了母亲的意思,放弃了。
其实有她母亲在,真的是由不得她选了。
那段在深秋园子里的对话我忘不了,每每读到都有要哭的冲动。
“这是现在,一转眼也就变了许久以前了,什么都完了。”
何等的无奈,何等的悲伤。



有些东西啊,真是该用“命运”去解释么?
偏偏长安的母亲是七巧,偏偏她生在那样一个社会背景下。
我原本希望着长安能够和童世舫私奔去。
那是我的想法,可那个时候的长安不是活在现实的我。


其实整篇小说里,都是可怜人。
如果要去定义作品里那段时节,我想用秋。
我不算喜欢秋天,就连灿烂的时候,也显得忧伤,是昏黄色的忧伤。




时代在变迁,变迁在大体上总是好的,总是为了能让人过更好的生活。
可还是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其实每个人都想挣脱社会给予的束缚。
“三十年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有些东西无从选择,就比如高考,比如房价,那怎么办呢?
只能去接受,然后去承受。
反抗的人是有的,但越是底层的人,越是没有力量去争斗什么。
特别在中国这个地方,要是谁说了什么不和谐的新思想,不管你是谁,都会从历史上被抹去的吧。
这是件很无奈的事情。


七巧也许是“英雄”,因为她在反抗,但似乎不慎妥帖。
长安呢?她就是习惯妥协于她母亲的淫威下。
不同的处世方式,各有各的悲剧。


也许我们要宽容,要勇敢,可以过得自在一点,更接近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这恰到好处的不卑不亢要如何拿捏呢?

又有谁知道?

且要各自去体会了。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