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torze's 圈圈。

Quatorze's

❤ 生活簡單,就好。






嘿!嘿!嘿!;起始於2010-12-25。



圈圈。

2010/02/28 22:42





今天和蛤蜊見面,我眼睛都沒有睜開的感覺。
一個禮拜里做夢夢到他兩次,還是很混亂的情節。於是,我以為,我腦子被槍開過了。- -

早上七點半響了鬧鐘,然後熬到三刻爬起來,迷糊里聽到老陳在喊外邊起霧了。


「72家租客」蠻好看的。就是單純地喜歡吧,簡單的片子,不用思考太多的東西。
我覺得很累,因為生活里滿是需要頗費心思的事情。
本以為那就是我想要的,看似充實的日子。
然後,還是強顏歡笑吧。因為我,從小到大便是這樣。
倘若我在你面前哭泣,那是足夠一輩子追隨的信賴吧。現在想來,我把這種信賴給過的,是什麽樣的人?




我喜歡一個人,想和他做很好很好的朋友。
可是,他記不得我們曾經談過的話題。
我有些難受。
說了有點彆扭的話。也許只有我會記得這些瑣碎的事情。
可是,蛤蜊說,看這些書的人怎麼會有空間記得瑣碎的事情呢?
那麼,是因為你足夠重要,所以,我希望,記得每一句你說過的話。
這種重要突如其來。
因為一個誤會,因為一次偶遇,因為我變得條件反射。



感覺體溫在下降。
很淡很淡的節奏,讓我哭泣。





老陳很喜歡蛤蜊送的大熊。幫它拗各種造型。
他是長不大的大人。我是,急於長大的小孩。
也許這是一個圈,我們總有一天回到最初的稚嫩,做很傻很傻的事情,天真地開懷大笑。
我的敏感,我的偏激,全都是因為我被倒掛在這個圈圈的正中央。
因為我,足夠年輕著。
然而,我卻害怕,哪一天,我需要背負起的歲月。
是還不夠成熟么?不夠成熟,不足以承擔。
我說過,現在我給不了任何人承諾。我在爬,在很慢很慢地爬。
我不想說,不想表達,不是不想,是沒有能力辦到。
等我哪天得到了那樣的力量,我想要保護起所有我想疼惜的人。

每次想到這裡就會悲傷。







我在心裡築起的堡壘,劃下不可逾越的圈圈。
我也曾經想,如果可以把一些人推到外邊,把一些人拉到裏面。
這樣的驅逐或追隨,殘忍到讓我害怕。

因為,每一次相遇,我都相信著面前的這個人有著無比的溫柔,哪怕是看不出來的,深藏著的。
所以,我原諒,我選擇一次次的寬恕,任何的冒犯,任何的惡語中傷。
我覺得你有傷,那麼,倘若你快樂,我會一笑了之。
不計較不代表我軟弱。原本我就有自己的原則,我原本,就是很強勢的人。



宿舍的檯燈燈管壞掉了。今天似乎意外的悲劇。





最近喜歡跑到圖書館讀法語,這是一個人便能陶醉的事情。
我記得一個上外姐姐在我做兼職的時候對我說,你看上去就是有法語氣質的人。
法語的安靜,像是有人在你的耳邊輕輕地呢喃。
老實說,我需要這樣的安靜。
我在SIFE做了很多的事情。那又怎樣?
還不如一盞茶的快樂。
我羈絆著自己。
很奇怪,在安逸的時候追求超越,在奔馳的時候又停下腳步。
是不是再一個黑色的圈圈?







我想打電話,卻不知道從何說起。
這次,我真的很累,這種累不是嚎啕大哭可以解決的問題。
我記得那天晚上我播了幾十通周叔叔的電話,只爲了聽那首彩鈴。
很好笑。很好笑。





想要去跑圈圈。
高三每天放學都會去。有人覺得是為了看他,那麼就錯了。
如果我的活法是為了一個人的存在,那麼我是不是太差勁?
抱歉,我是自私的人,我會想保護自己,我沒辦法作踐自己到無可救藥的地步。
否則,我就去死。












很多事,不是非你不可的。




我在寫這篇隨筆的時候,聽著相同的音樂。
躲得那麼好,還是會被發現。
哈,算了。
這裡的生活,記錄著的,只是與我有關的感觸罷了。
你們的有意或無意,我哪有那麼多心思去分辨。
只是,很抱歉,這裡沒有你們想要得到的利害關係。
我不習慣用別人的耀眼刺傷自己,我也知道哪些余輝根本不值得我去多瞄一眼。
大家都有自己的軌跡,自己的生活,何必自尋煩惱?
何必借自己的手殺了自己的心,還硬說是對方的錯誤太利?





人性本善,人性本惡。
生與死,都是一秒間的事情。






快點夏天吧。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