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torze's 200806

Quatorze's

❤ 生活簡單,就好。






嘿!嘿!嘿!;起始於2010-12-25。



06.24 - { Little Black }

2008/06/24 17:50


咩咩今天生日。

到最後放學我才知道她耳朵又出問題了。

下次別不告訴我。

想你好好的,別有事。



現在的日子是充實的。同樣,不好過。

中午的時候很累。還是不得不做數學的練習。

歷史課終於是睡過去了。但思緒還在WCY的大河文明里飄。

講到海洋文明我還是強迫自己醒過來。

昨天淋雨外加熬夜的後果,整天都頭暈暈的。

猛然不覺剛才到底做過了什麽。手就停在那邊。

繼續吧。。。沒事的。。



這兩天我在教室里。神經緊張。

從來沒試過那么逼自己。逼自己融入一種氣氛當中。

昨天和老祝聊了幾句。

他說:沒人講話,周圍都是認真讀書的人。老師講話也不習慣。還不能睡覺。

我的回覆是:情況一致。

我在懷疑,也許我暫且沒能全身心地投入高三的學習。

前天晚上,想JY。想到流眼淚。

其實,沒必要傷感什麽。

不知道。大概還不夠習慣。



我覺得自己被困在一個小角落。

或者本來我就愿意待在那裡等別人過來。

現在變成了20號。告別了18的時代。

青說她要寫20+1。

我們還是如此不捨得過去。

然後也許的,下次我想寫18+2。

這些可愛的心情,面對緊湊的課程安排突然顯得黯淡許多。

中午自習之前,只有幾個體育生在後面講話。

我發覺,自己很久沒有很放肆很自然地說過什麽了誒。

我看咩也是的,除了我們碰到熟人的時候。

青青坐到第一排也聯繫不到的感覺。

湯湯一個人坐在第四排。昨天我看她的眼神,似乎沒有以往亮了。

至於老黑。遇到某人異常快樂。無視他的好心情。



實在沒心思的時候會去貼吧逛。

看到一張標題為“一節課上一個半小時坐得屁股也痛死了”的貼子。

下邊是學長們大罵這屆高三怎么那么嬌的回覆。

搞得我有點不知其味。

其實我心裡也想過那么一次。理由是我的屁股實在沒什麽肉。- -

本階段我沒辦法說什麽:I feel so good..的話。

好了。It's not bad...



還有呢,我明白了,很多事真的叫做沒天理的。

那么,別糾結了吧。

好么?

好的。。。。。



最後問候在2樓奮鬥的各位們。

我,想念你們的。




06.22 - 我堅信的

2008/06/22 10:18
panda2_bread.gif

剛剛,看了咩的空間。



Ⅱ.「關于‘妳’」

我想,
这才叫真正的缘分.
从每一次选修课离奇地分到一起,
到如今的分班,
你这个娘们,
老天也舍不得再从我身边扯开.

离散勒那么多孩子,
但至少还有你,汤汤,青青,老黑,陪在身边,
陪我淌过最后一年的曲折与颠簸.

陈欢,
显然你那一半的啊屁被我掠夺勒,
才导致我的一箭双雕与你的时运不济.
但无论如何,
接下去的一年,
相互扶持,
彼此共勉,
我们能到达彼岸的,
D&G做得到,坚信.

这次要说的是,
你行,我也行. 嗯哼.~

风暴在所难免,
但有你在,
万籁只余安然.



我的破啊屁。- -

好吧,這個問題我不想再煩惱了。不想整天沒事就狂喊:怎么辦,怎么辦。

昨天,某人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堆讓我心裡亂七八糟的話。- - 可惡。

我也不知道什麽叫做“如果舊情復燃”。



咩,我跟你說了,我只要你。

對的,我只要你。還有湯湯,青青,主人。

高三12班,注定是我付出一切奮鬥力量都在所不惜的地方。

我不允許任何因素毀掉我的前途。

NO WAY!



我堅信未來很美好。

{ 你行,我也行。- -|||||| 這句我有點。。 }

永遠的D&G。





PS1.我也去買兔斯基。。- - 嘿嘿。。~

PS2.新稱謂:烏句神。咳咳。。老白起的。。。多好~我喜歡~ - -

















PS3.咩咩,我愛你。MUA~




06.16 - 燈滅

2008/06/16 17:29


當燈滅的那一刻,所有的感覺都消失了,或者說只是掩埋了。

我期待的,安靜心情。



看哥哥寫的東西,很有感觸的。

我們兩個人總是處於非常等同的生活節奏里。現在也面臨一個相似的問題。

於是,在周而復始的勸慰中相信未來。又在一天一天里放棄追尋。



也許吧,人生來就是喜歡追逐追不到的東西。

什麽是追?

就是告訴自己還需要快點,眼前的目標就是你的全部,怎么可能會放棄呢?

可是真的追到了呢?得到了什麽?



我不會解釋這個問題。

我只知道,你的心很痛,痛到流血的境地。

可是你對她說:你不懂愛情。





頭仰起,可以更快速度的解決瓶子里的水。

而我要追的,不會是愛情。






06.12 - { ...... }

2008/06/12 00:00
寫了很多。

陸月拾貳日凌晨。







{ 壹 }



我發覺,自己失去了節奏。

微笑太多次,可以麻痹神經的。

都以為很快樂。



初中的時候,問過ZYP一個問題:我是不是看上去很白癡?

我知道你是在保護自己。

看著這條回覆,眼淚就流下來。

如此深刻的記得。

因為,再也沒有一個人那么回答過。



這幾年來,發來的信息,詢問我的近況。

每次都以“還好”概括。

其實自己清楚,什麽叫還好。

大概,偽裝需要永遠進行著,不動聲色地灌輸給別人自己需要他擁有的映像。

好差勁。



上禮拜,在水房遇到ZMY。說:CH,你要記得的,你是JS的第一個第一名。

然後她走開。

我就呆呆地看飲水機旁邊的那扇窗,木然。

一片,空蕩蕩。



我從來沒有說過的:自己沒有勇氣面對過去。

就算曾經提到,但始終沒辦法承認。

今天,我要說,我全都說出來。







{ 貳 }



從小都考慮的問題:為什麽我是我?

為什麽我用我的思維控制著自己?

為什麽我不能夠選擇我是誰?

為什麽我永遠無法得知別人的感受?



想到後來就是一陣暈眩。好像觸及到了什麽禁地似的。

我想搞懂的,好多為什麽。







{ 叁 }



我好累。

好累。

我好恨。

好恨。







{ 肆 }



我搞不清楚,有些人的思想怎么就那么莫名奇妙。

想關懷,卻發覺阻礙太多。全部橫在心裡,是我的心裡。

別人有沒有,我不知道。



我承認自己,非常矛盾的個體。

於是,很多次,我放棄了堅持的理由。







{ 伍 }



若我是個旁觀者,一切明朗見底。

可又寧願投身於水深火熱之中。



我改變了多少?







{ 陸 }



我很怕人。

很怕除自己以外的所有生命體。

有誰理解?



別用冷言冷語相激。

我討厭這樣。



能不能溫柔一點?







{ 柒 }



高三。

我以為自己只是浪費了2年的時間。

不不不。決沒有那么簡單。



可不可以,給我個機會,讓我再追一次?

明天就出發。





{ 捌 }



我該學會告別了。

沒有感情用事的衝動行為。



也許冷與熱之間本來就沒有絕對的分界。







{ 玖 }



我在這個時候,心裡想念起很多人。







{ 拾 }



自己給自己力量。

自己給自己未來。




06.01 - New Star

2008/06/01 10:29

嗯,對的,是New Star,而不是New Start。



我明白自己是個不適合說重新開始的人,所以就不去真知灼見什麽。

Star,是閃耀的東西。

無可抗拒的力量。



有種想要突破一切的渴望。比在某人離開之前更加強烈。

我承認自己不可能討厭他,更不用說憎恨。

昨天跟爹地說的那些,那些罵罵咧咧的話,其實是說給自己聽的吧。







如果風箏失去了放線的人,那么它該怎么選擇?

答案是,尋找自由。

就是這樣。





{ 好吧我收到了 05:04:21 }

我決定,把所有的好吧,改成好的。











附送,

{一生之盟} 江南

老白那裡盜來額 - - ,哦喲,阿拉江南是嗲吖~我要faint一下。。。||



絮语:

  写到这一节,真是迷惘。
  秋风起了,上海的风凉了下来,我站在中山公园的街头,没有阳光,人来人往。大角说这座城市节奏快得
人走路都快了起来,我忽然感觉到了,因为我慢了下来,就越发觉得周围穿梭的人的流水。你很难缓下来,或
者说不好意思,当你这么做的时候,就像迷失在城市角落里的一个盲流。
  就是这样一个下午,我独自坐地铁去中山公园的国美买一只耳机,其实我也并不需要耳机,我只是需要一
个目的地,然后我可以走在路上,散散漫漫的去想我的阿苏勒和羽然。
  要写阿苏勒对羽然的依恋,我犹豫了很久。我问我们的兼职编辑月饼说你作为一个少男,对于一段感情的
处理该是如何的,月饼说那是思念思念再思念,记得女孩子的一点一滴,记得初见时的裙子、关注她新洗的头
发、某一个瞬间流转的眼神,常常苦恼的辗转,因为想起了两人之间的一个细节而惊起,旋即又迷惘。
  我在我笔记本上的MP3里搜索了一下,搜到张信哲的歌,在深夜里放起他的《白月光》,我想大概就是如此
的吧。我以前不喜欢他的歌,因为纤细而脆弱,充满了求而不得的凄苦和絮絮叨叨的幽怨。不过我仔细去揣摩那
种感觉,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依恋这个东西,让人脆弱,这是我的结论。我想起我父亲小时候教导我说爱你的亲人是一个至上的不可动
摇的原则,他举例说我们街上的一个流氓叱咤风云,在当地算得一霸。可是他从小父母双亡,跟奶奶一起长大,
奶奶恨他当流氓,时有拿着锅铲追打他的时候。这时候流氓就跑,抱着头跑,不敢回头,更毋庸说还手。其实是
一个道理,你叱咤风云,你纵横万里,你总要一个归家的温软的地方。
  我常常想即使英雄人物的心底也会有一个破绽,你敲打他别的地方,坚如金刚,敲到这里,脆如琉璃。
  于是我终于下笔了,字斟句酌。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论坛里质疑说为什么吕归尘会喜欢羽然,是不是他更应该跟苏玛在一起。其实喜欢一个人
真的是很偶然的事情,没有原因,也未必需要结果,有时候这种眷恋只是短短的一瞬,而有的时候,它会很长很
长,像是蚕茧里面抽出的丝,无穷无尽。
  所以没有为什么,于是吕归尘喜欢羽然了,并且很不幸的漫长的喜欢了一生。我无法解释清楚一切,只希望
我落笔写他走入枪戟般阳光的背影时,心情可以无限的逼近真实。

  其实已经写完了三个人的结局,姬野的内心是个封闭的黑色空间,只能虚写,而吕归尘的心则可以实写,实
写起来却又很难落笔。我坐在斗室里,想着这个始终隔水遥望的人眺望门复门关复关的东陆大地,目光再也没有
落脚的地方。他曾经迷茫于最好的朋友和十万人的生命的轻重,可是他再想去杀十万人换她回来,终究也不能。
  忘记《最后的姬武神》吧,那不是真正的结局,而只是无数悲剧可能中的一个。
  这三个人在我心里有点活起来了,其实我是珍视这三个人的,我并非一个绝对悲观的人,也说不上喜欢对主
角残酷,可是我反复证来证去,把乱世的积木搭起来又推翻,却证不出他们的光明结局。
  所以迷惘。
  谨以此献给包括月饼在内的所有少男,和包括我在内的“资深”少男。
  嗯,资深,非常资深。







請呼喚我的名字,G小姐萬歲!

允許我花癡下 - -||







| 主页 |